“未来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将迎来井喷式发展,有望成中国首个全球性垄断产业,农业将变成创造财富的产业,农民收入将高于城镇居民收入。而这一切将在2049年实现,这是我们的目标。”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所长戴小枫日前在济南参加全国农产品加工科技创新推广活动暨农产品加工技术成果交易会前夕接受中国网《深读》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正处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关键期
中国的现代农业状况怎样呢?戴小枫介绍,中国的现代农业是在2000年我国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后提出的,之前是传统农业,对应的是农业社会、农业经济、农业农民。现代农业是以农产品加工业及相关保鲜物流和社会服务业为一体的全产业链为特征,以农产品加工为主体标志的新型产业。
戴小枫说,现代农业是工业化、城市化的产物,是人类社会进入工业经济,工业社会,工业文明和城市文明时代后的一个新业态,具有跨时代意义,与原来传统农业的“种一种,养一养,捞一捞”的概念和内涵不同。
现代农业有几个明显的特征:第一是城镇化率要达80%以上。我国去年底城镇化率是54%,距离80%的城镇化率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第二要看农业在国家或地区经济总量占比,传统农业几乎是100%,现代农业要求降到20%以下。欧洲国家一般在3%到5%之间,甚至有1%、2%的。而我国的比重超30%以上,还是相当高的。第三要求农业产值的80%以上是产后的加工、保鲜、物流及相关社会服务业创造的,产前部分占到20%以下。
“我们现在还处在一个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加速发展的关键期,我国人均达到1万美元时,标志着我国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展迈开了决定性的一步。”戴小枫告诉中国网《深读》记者。
主食工业化等7大方向决定农产品加工业未来
决定能否成功进入现代农业最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农产品加工业,下一步它将怎样发展才能助推我国尽快进入现代农业阶段?对此,戴小枫认为,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在借鉴国外发达国家先进经验的同时还要兼顾国情走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他说,未来要在产地粗加工、传统食品主食化、农产品资源梯次利用、功能食品和休闲食品及速食食品和深精加工食品方面下功夫。
他说,产地粗加工方面量大、面宽、潜力巨大,可以进一步挖掘。传统食品主食化前景广阔,包括主食类、菜肴、各地风味小吃等。我们把中国的八大菜系、具有食文化的美食做好并升级换代,变成营养产业。未来几十年,主食工业化仅在我国市场就有超十万亿的巨大空间。农产品资源的梯次利用,是要促进农产品充分提取利用,使一种农产品原料能创造出几十种产品,产值是过去的几百斤、几千斤、甚至几万斤农产品原料创造出来的。这样有利于发展循环经济,保护环境,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
农产品加工业将成中国首个全球性垄断产业
中国农产品加工水平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样的水平?未来会在世界上形成垄断地位吗?对此,戴小枫用一组数据说明中国农产品加工业的业绩:2014年,中国农产品加工企业达45.5万家,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业主营业务收入18.5万亿元,10年间年均增长19.4%,占我国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的17%,上交税收1.17万亿元,成为我国国民经济基础性、战略性支柱产业。
“不过,我国在广大发展中国家中农产品加工水平是遥遥领先的,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有很大差距,还处在一个初级阶段。”他坦言。
针对中国农产品加工产业能否走向世界成为全球性垄断产业?戴小枫认为,农民户籍改革、农地改革、农垦改革、农业种植结构调整等在2016年都将有体现。种种迹象表明,2016年注定是中国农业的改革之年。这些都为农产品加工产业带来重大机遇,也是我们破解中国农业发展困境的破冰之旅。
他认为,中国农产品加工业技术良好,能做中国美食的产业劳动力丰富,加之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人让中国美食被世界人民认知,使农产品加工产业在全球分布初具规模。未来30年是这个产业发展的战略机遇期,黄金期,关键期,国际上都看好这个产业。因为在此过程中,中国农业加工产业的发展可释放巨大市场活力,是创造爆炸式财富的过程。可以预见,未来如果能充分把握“一带一路”战略机遇,加之作为国家战略和优先领域予以重点扶持,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必将迎来井喷式发展,有望在5-10年内,将其做成如同中国2000年前的丝绸、1000年前的陶瓷、500年前的香料和茶叶一样闻名遐迩的产业,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个创造第一大产值的全球性垄断产业。
谈到中国现代农业的未来,戴小枫说:“农民将不是在种地,而在满地种人民币。农民收入将高于城镇居民,农业变成创造财富的产业。而这一切将在2049年实现,这是我们的目标。”

12月1日晚,全国农产品加工科技创新推广活动暨农产品加工技术成果交易会媒体吹风会举行。中国网
张艳玲 摄
中国网12月7日讯“未来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将迎来井喷式发展,有望成中国首个全球性垄断产业,农业将变成创造财富的产业,农民收入将高于城镇居民收入。而这一切将在2049年实现,这是我们的目标。”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所长戴小枫日前在济南参加全国农产品加工科技创新推广活动暨农产品加工技术成果交易会前夕接受中国网《深读》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正处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关键期
中国的现代农业状况怎样呢?戴小枫介绍,中国的现代农业是在2000年我国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后提出的,之前是传统农业,对应的是农业社会、农业经济、农业农民。现代农业是以农产品加工业及相关保鲜物流和社会服务业为一体的全产业链为特征,以农产品加工为主体标志的新型产业。
戴小枫说,现代农业是工业化、城市化的产物,是人类社会进入工业经济,工业社会,工业文明和城市文明时代后的一个新业态,具有跨时代意义,与原来传统农业的“种一种,养一养,捞一捞”的概念和内涵不同。
现代农业有几个明显的特征:第一是城镇化率要达80%以上。我国去年底城镇化率是54%,距离80%的城镇化率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第二要看农业在国家或地区经济总量占比,传统农业几乎是100%,现代农业要求降到20%以下。欧洲国家一般在3%到5%之间,甚至有1%、2%的。而我国的比重超30%以上,还是相当高的。第三要求农业产值的80%以上是产后的加工、保鲜、物流及相关社会服务业创造的,产前部分占到20%以下。
“我们现在还处在一个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加速发展的关键期,我国人均达到1万美元时,标志着我国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展迈开了决定性的一步。”戴小枫告诉中国网《深读》记者。
主食工业化等7大方向决定农产品加工业未来
决定能否成功进入现代农业最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农产品加工业,下一步它将怎样发展才能助推我国尽快进入现代农业阶段?对此,戴小枫认为,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在借鉴国外发达国家先进经验的同时还要兼顾国情走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他说,未来要在产地粗加工、传统食品主食化、农产品资源梯次利用、功能食品和休闲食品及速食食品和深精加工食品方面下功夫。
他说,产地粗加工方面量大、面宽、潜力巨大,可以进一步挖掘。传统食品主食化前景广阔,包括主食类、菜肴、各地风味小吃等。我们把中国的八大菜系、具有食文化的美食做好并升级换代,变成营养产业。未来几十年,主食工业化仅在我国市场就有超十万亿的巨大空间。农产品资源的梯次利用,是要促进农产品充分提取利用,使一种农产品原料能创造出几十种产品,产值是过去的几百斤、几千斤、甚至几万斤农产品原料创造出来的。这样有利于发展循环经济,保护环境,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
农产品加工业将成中国首个全球性垄断产业
中国农产品加工水平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样的水平?未来会在世界上形成垄断地位吗?对此,戴小枫用一组数据说明中国农产品加工业的业绩:2014年,中国农产品加工企业达45.5万家,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业主营业务收入18.5万亿元,10年间年均增长19.4%,占我国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的17%,上交税收1.17万亿元,成为我国国民经济基础性、战略性支柱产业。
“不过,我国在广大发展中国家中农产品加工水平是遥遥领先的,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有很大差距,还处在一个初级阶段。”他坦言。
针对中国农产品加工产业能否走向世界成为全球性垄断产业?戴小枫认为,农民户籍改革、农地改革、农垦改革、农业种植结构调整等在2016年都将有体现。种种迹象表明,2016年注定是中国农业的改革之年。这些都为农产品加工产业带来重大机遇,也是我们破解中国农业发展困境的破冰之旅。
他认为,中国农产品加工业技术良好,能做中国美食的产业劳动力丰富,加之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人让中国美食被世界人民认知,使农产品加工产业在全球分布初具规模。未来30年是这个产业发展的战略机遇期,黄金期,关键期,国际上都看好这个产业。因为在此过程中,中国农业加工产业的发展可释放巨大市场活力,是创造爆炸式财富的过程。可以预见,未来如果能充分把握“一带一路”战略机遇,加之作为国家战略和优先领域予以重点扶持,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必将迎来井喷式发展,有望在5-10年内,将其做成如同中国2000年前的丝绸、1000年前的陶瓷、500年前的香料和茶叶一样闻名遐迩的产业,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个创造第一大产值的全球性垄断产业。
谈到中国现代农业的未来,戴小枫说:“农民将不是在种地,而在满地种人民币。农民收入将高于城镇居民,农业变成创造财富的产业。而这一切将在2049年实现,这是我们的目标。”

【澳门云顶注册】中国正大力发展现代农业 未来农民收入高于城镇居民。戴小枫表示,农业现代化绝对不仅仅是农业部门内部和行业从业人员自己的事情,而是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大事情。仅仅依靠农业自身,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农业这个大系统工程问题。

而中国发展现代农业,在某种意义上取决于中国社会工业、城市、市场的发展,没有非农业的发展就不可能有现代农业的发展。“可见,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非农产业的发展,在于工业化、城市化的发展;现代农业的根本动力在于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所产生的市场需求。”戴小枫说,正是这种需求,促使了我国农业产业链条中产后部分十多年来的大发展,即农产品加工业的异军突起和快速发展。

戴小枫介绍,从国际经验看,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时,农产品加工业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期;当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以后,农业产前、产中和产后的结构会发生革命性的变革,产后的农产品加工业则进入近似指数增长的井喷式高速发展时期,进而取代传统的种养殖业成为农业产业的主体和支柱。

近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宣布将于2013年启动我国在农产品加工领域首次实施的“973”项目。该项目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所、国家粮食局科学研究院、华中农业大学等8家单位共同组织实施。

“回顾现代农业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现代农业具有产品生产与经营商品化、生产装备与管理工业化、生产要素投入集约化、生产动力科学技术化、组织与服务社会化、生产发展可持续化、投入与补贴福利化,以及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政府全程补贴、提供保护与服务等现代意义上的内涵特征。”戴小枫认为,现代农业是市场化、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农业。

戴小枫表示,从发展的规律和趋势看,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在GDP中的增长空间颇大,这正是未来我国经济发展调结构、转增长、扩内需、富民生的战略机遇和抓手。

澳门云顶注册,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增长空间颇大

农业发展取决于非农产业发展

戴小枫建议,在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中,应进一步在国家层面优化科技资源配置,体现农业科技与其他公益类科技同等的“国民地位待遇”,调动广大农业科技人员积极性;要让农产品加工研究所等拟转企的农业科研机构回归社会公益类的定位,落实相关的财政政策;要提高国家层面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整体的运行效率。同时,还要积极建立现代农业科研院所制度,以及相关的配套政策和法律支撑体系,赋予作为创新主体的中、微观管理层的院所长们更多的管理空间和更宽松的制度环境,使院所长的责、权、利平衡,实现宏观抓战略、中观抓管理、微观抓落实的制度创新目标。

据不完全统计,30年来,我国农产品加工业产值总体保持年均13%以上的增长速度,2011年年底总产值已经达到14.8万亿元,占GDP总量的32%,农产品加工业产值与农业产值之比达到1.7:1。

发展现代农业须多方协同

“农产品加工业已经成为我国现代农业的主体,现代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谈及此次“973”项目设立的原由,中国农科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所长戴小枫告诉记者,未来30年是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和高速发展期,现代农业成败与否,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农产品加工业的发展。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农产品加工业逆市上扬,高位支撑着国民经济年均增长9%的高速发展。”戴小枫说,这表明农产品加工业已成为整个国民经济的战略性接替产业和支柱产业。

相关文章